1. 首页
  2. 新闻中心
  3. 内容

娜娜大学梦初醒 维权恐又陷深渊

作者:创始人 日期:2019-06-24 人气:70

??? 河南周口王娜娜被冒名上大学事件,调查组41天内两度公布结果。官方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可见一斑,同志们辛苦了!如果再有结果公布,草民一定在网络上为有司点赞转发、披红戴花。

??? 调查组工作人员赵振然说,调查组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,调查出了事实的真相,如果有人能够提供新的线索,还会彻查到底。听听这话,下次调查结果是否值得期待?

??? 虽然仍没有找到造假的经营者,但调查组工作人员表示,此次调查结果为最终的结果。这“最终结果”里,至少包含一万个汉字。

??? 涉案人士,想来无不煎熬。我同情他们每一个人,包括可能面临牢狱之灾的人,包括始作俑者。上帝跟前,没人敢说自己无罪。以邻为壑,我们哪个人没干过?在一个互相伤害的社会,哪一个不是是加害者?哪一个不是受害人?

??? 王娜娜的大学梦,本可实现。奈何官方弄人,她的大学梦逐渐干瘪成一张高考准考证。打工赚钱,结婚生子,她的大学梦渐行渐远,生活艰辛而相对相对宁静。

????经济自由化,致社会复杂化。我1991年大学毕业,第二年才办理了人生第一张塑封身份证。无处贷款,也不需要查询个人的信用记录(GD同学帮我贷过款,与我的信用无关,靠的是他的亲戚,我至今感激不尽)。

????复杂社会里的王娜娜使用的应该是第二代身份证,她要办小额贷款,要办信用卡,她的学历信息要审核。她的大学梦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惊醒,只不过醒来还是一场空。

????当然,王娜娜的大学梦迟早会醒,正如很多冤假错案,迟早会大白于天下。

????本律师曾在周口六中教书4年,有关学生新闻,读来倍感亲切,所以去掉姓氏称她娜娜;又感于她的遭遇,故题为“娜娜大学梦初醒”。

?

?

????大学梦醒的王娜娜,维权必然陷入深渊。

????王娜娜之所以与大学擦肩而过,根本的原因不在顶替者,而在于培养顶替者的社会。因此,她梦醒维权,当然也不具备实现权利的基本社会条件。

  • 她没有及早聘请律师介入

??? 王娜娜昨日(2016年4月28日)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给再多的钱也回不到过去,看法律规定怎么处理吧,我已经委托给律师了。”这么专业的问题,不请律师的何止王娜娜?是的,现在王娜娜请律师了,可惜晚了些!

????事实上,请律师可能并非王娜娜的主动选择。调查组已派专人到洛阳向王娜娜反馈了调查结果。调查组工作人员赵振然表示,关于王娜娜依法维权的诉求,调查组已协调司法部门为其提供法律援助,帮助其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解决。显然王娜娜的律师,是调查组背后操刀。

  • 向媒体曝光过早

??? 去年10月,发现自己上大学的机会被人顶替后,王娜娜从洛阳往周口跑了8次,找顶替者,找学校,找教育局,没有结果,“当时就希望能把顶替者的学历注销掉,这样我就能办信用卡和小额贷款,至少不影响我正常生活。求助媒体不到一星期,她最初的目的很快实现了。今年2月28日,顶替者张雪的学历被注销。但是,求助媒体的恶果是,开弓没有回头箭,这件事再也不可能在小范围内解决了。不曝光,没人理睬;曝光,事情进展又失控。估计王娜娜没有太多思考这个重大问题,如果她及早请律师介入,律师一般会更慎重地对待媒体。

  • 顶替者没有及时请律师介入

????被王娜娜揭穿以后,顶替者一方危机处理不可马虎,稍有闪失,必然雪上加霜。“她很慌张,我们也慌了”,如果有律师及时介入,至少可以过滤掉顶替者“本能地狡辩”和“大众感性”, 不会向王娜娜说出“这事儿你闹到联合国也没用,还是得周口管。”“为这么个学校你折腾啥,就算你考上了,也不一定能当上老师。”顶替者只强调自己一路走来的艰辛,却完全漠视王娜娜的天大委屈。 “就是这句话,让我(王娜娜)决定维权。”本来,得知顶替者张雪(化名)学历被注销的消息后,33岁的王娜娜松了一口气,转而又陷入纠结。朋友圈里,她曾写道,“我本意不想伤害谁。”

  她找到过张雪的QQ号,QQ空间里,她知道张雪已为人母,当了老师。

  但她拒绝把张雪的信息向媒体公布,“我的人生已经毁了,不想把她的也毁了。”

  张雪的父亲张志强(化名)认为女儿的人生确实已经毁了,“都怪我犯了错。”

?

?

  • 意气用事,把王娜娜的这个大学梦搅成一锅粥

??? 没有律师介入,双方如同村妇吵架一样不假思索的撕咬,你比我狠,我比你刁!你说闹到联合国也得周口管,我就给你闹到媒体;你说上了大学也未必当得上老师,我不管当不当老师,使你顶我名字上的大学。就这样,王娜娜的大学梦被搅成一锅粥,当然也把有关机构和官家也被搞得鸡犬不宁。

???

  • 娜娜维权解决之道在于:引而不发,谨慎博弈,合作共赢

????事到如今,王娜娜赢了吗?没有。从报道中隐约可以看出,王娜娜索赔30万元,想恢复其继续受教育的权利。这些王娜娜都没有得到。事实上,王娜娜并未想把顶替方一家置于死地,她同情顶替方的处境甚至为对方设身处地的考虑。“我不恨她,我俩都是受害者。”张家说只能拿出8万元。张志强说,王娜娜的赔偿要求提出后,他决定卖房。

??? 不久前,怀上二胎的张雪流产了,“这个事儿出了,每天担惊受怕。”张志强提起此事,咧着嘴哭起来。

?? ?王娜娜并不了解张雪的情况。

??? 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一位知情者透露,2月底的一天,张雪在父亲的陪同下回到已经毕业了近10年的学校。“她提交了一份手写的道歉信。”该知情者称,道歉信中,张雪承认她错了,愿意承担责任,向社会和王娜娜表达了歉,她觉得‘终于解脱了’。”

?? ?倒是有一点,王娜娜如愿以偿:处理违法违纪渎职者。但这又能怎样?惩罚了一批人,真的就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了?湖南罗彩霞案,殷鉴不远,何必健忘?“即使他们受到处理,我的梦还是圆不了” “给再多的钱也回不到过去” 恢复她继续受教育的权利,受处罚者,身处今天的社会,几人心服口服?

????大学是党的,自己又无法决定什么。如果大学完全独立,王娜娜命运令人唏嘘,大学完全可以破例满族王娜娜的读书愿望。然而在我们天朝,这是痴人说梦。

?

  • 律师只在乎王娜娜的具体正义,社会正义交由社会

????王娜娜个人没有义务实现社会正义。


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?

00